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CPA > 资讯中心 > 华为被封杀,任正非首发声!

华为被封杀,任正非首发声!

责任编辑:泽稷小编 发表时间:2019-05-22 0:00:00 浏览次数:395次

华为被封杀,任正非首发声!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像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01、华为的至暗时刻

1999年发生了两件大事。

5月7日,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突然在凌晨遭遇美国飞机的轰炸,损失惨重。

三名中国记者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颖当场牺牲,数十人受伤,大使馆建筑严重损毁。

一个国家的大使馆,象征着国家尊严和主权的地方,却遭遇了无情的轰炸,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中国外交部第一时间发布了强烈的谴责,可中国和美国实力悬殊太大,似乎无计可施。

而美国却只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使用了老地图,是误炸,深表遗憾。

那是一个疼痛的年代。

我们的民众咆哮着上街,站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外面抗议。

我们的大学生穿着整齐划一的T恤,手举“中国人今天说不”的标语上街游行。

我们的烈士父母,捧着孩子的遗像在机场哭的撕心裂肺。

我们的总理在现场,老泪纵横。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无比疼痛的教训。

这一天,是我们中国人都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

我们没有选择和美国正面刚起来,是因为当时的中国还脆弱地像一颗鸡蛋,只能选择卧薪尝胆,忍辱负重。

同样是在这一年,华为人还没有从祖国的悲伤中走出来,华为就在自己的战场上遇到了美国巨头的围剿。

美国思科的高层对外放言:“在今后几年里,思科将只有一个竞争对手,就是华为!”

当时的思科在美国甚至是世界范围内享有垄断地位,而华为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思科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搞死这一家来自中国的小公司。

先不说巨头的围剿,当时的华为本来就在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任正非一直坚信要做真正的中国技术,而要做出真正技术的前提是大量的研发,而这一切都是钱烧出来的。

华为从来没有想过GSM烧钱如此之凶悍,在当时的中国一年就是几个亿起烧,这一家民营企业完全背不住,但是不烧钱就是完完全全的失败。

于是很快华为的资金链断裂了,欠员工钱,欠客户钱……

这一段历史,当时的深圳市长李子彬在CCTV2《对话》中有提及:

当时告状信收了3000封,说华为欠工人工资100亿元,欠客户100亿元,欠税100亿元。

自从这些信出来后,华为6个月没订单,任正非同志非常苦恼。

于是,他就向上级领导汇报,请组织派人过来调查华为,如果信上说的都对,就把任正非抓起来,他有欺诈行为。

如果不对,就发一个公告证明他的清白。

很快,调查组入驻华为,并没有发现华为走私和偷税漏税,任正非也没有中饱私囊,华为的做法,是项目投入过大,企业融资困难。

虽然被证清白,但华为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那是任正非一生中的至暗时刻,很多个夜晚,那个50多岁的汉子,就孤独地坐在窗前,凝望着熙熙攘攘的大冲村。

这样的危机和煎熬一直等到1999年的十月底,一个华为的员工冲进任正非的办公室对他当面汇报中了福建省的一个好几个亿的大标案。

听到这个消息,任正非这个刚正不阿,有钢铁般意志的人,竟然热泪盈眶,泣不成声。

他不停地敲打着桌子,颤抖着一遍一遍大声念叨:

“我就说我没有问题,我就说我没有问题!我要有问题,福建会给华为这么大的项目吗,国家会给华为这么大的项目吗?......”

那似乎是任正非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哭,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泪流满面。

然而任正非的屁股还没有坐稳,一张编制好的大网悄然而至。

在亚特兰的一次展会上,美国思科的董事长佯装成一名顾客,跑到华为的展台上听他们的员工介绍自己公司的核心产品和技术。

员工一看是客户,就讲得格外卖力,而他却不知道,他所讲的一切,都是思科用来狙击华为的恶毒手段。

思科要整倒华为,是完全处心积虑,憋着一肚子的坏水。

1月23日正是中国农历腊月二十一,这是什么日子?

是中国人快要过春节的喜庆日子,而正在华为的员工快要放假回去过年的时候,美国思科一纸诉状把华为告上了法院,就是要杀华为一个措手不及。

在长达77页的起诉书中,指控涉及专利、版权、不正当竞争、商业秘密等21项罪名,几乎涵盖了所有领域。

这种考验对华为来说几乎是事关生死,如果思科赢了,那么华为面对的将不仅仅是高额罚款,而是所有的产品都有问题,失去所有市场。

思科果然够阴险。

任正非紧急召开会议,停止一切高层春节的休假计划。

这场官司打了好几个月,外国甚至是中国,对于华为的负面新闻铺天盖地。

华为就爱造假,搞不出来就搞不出来,干吗要剽窃美国的技术?作为中国人,我都替你们感到羞耻。

中国就是山寨之都,他们只看重眼前的蝇头小利,这样的国家能够有什么真正的技术?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外国的媒体全部都意有所指地开始攻击中国技术,而最可恨的是,我们中国的部分媒体也把矛头对准了华为。

就在一片沸沸扬扬之中,华为把涉及争议的全部源代码都带到美国去接受检验。

在经过了没有一个中国人参与的第三方审核团的严格认证之后,结果却是在思科提出的21项指控中相关的2000多条源代码中并没有发现华为对思科的抄袭。

结果一出来,啪啪打脸,之前骂华为的中国人和外国人纷纷不做声了。

虽然不涉及侵权,但华为当时太弱小,为了打赢思科,为了能够获得技术和市场,割下了很大的一块肉——3Com仅仅投入了1.6亿美元,就取得了和华为合资公司49%的股份,而且有权在两年后再收购2%的股份从而取得控股地位。

但没有办法,华为需要的是韬光养晦,励精图治。



打压华为,遏制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发展,不止是思科,美国政府和美国企业其实一直也在干,虽然他当时还只是一个小企业。

从1999年到2016年,华为三次并购连续被美国政府否决,专利收购被否决,正常的商业合约被干预,甚至一次次对华为发出行政传票。

2010年,摩托罗拉又在美国起诉华为专利侵权。

那至于美国政府逮捕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还有最近封杀华为,那都是路人皆知了。

美国不仅自己打压华为,甚至还行政命令很多国家一起打压华为,其实他真正害怕的不是华为的崛起,而是中国的崛起。

02、华为的荣耀时刻

1999年,当时中国第一高楼上海金茂大厦竣工,很多外企机构争相入驻,穿着西装革履,每天上下班,这在当时的上海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然而就在这一道风景线中,还有一些不和谐的因子,一群头发蓬乱、目布血丝、衣着随意的的程序猿蜂拥而来、呼啸而去,用谁也听不懂的火星语大声嚷嚷,这些人就是华为的研究人员。

而华为的上海研究所就在这个大厦。

华为上海研究所就是海思芯片的前身,早在20年前,任正非被美国围剿的时候,他就发誓要做中国人自己的芯片。

他把海思的女掌门何庭波叫到面前和她说:

“我给你每年4亿美元的研发费用,给你2万人,一定要站起来,适当减少对美国的依赖。芯片暂时没有用,也还是要继续做下去,这是公司的战略旗帜,不能动掉的。”

当时的海思芯片还不够成熟,一经推出之后骂声一片。

“海思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就是用来形容海思芯片像一颗老鼠屎,这样的形容真是又毒又坏。

海思芯片到底砸了多少钱,到底经历了多少失败,没人知道,只说华为P6整整试制了100万片,最终才敢量产,100万片这是什么概念?

终于,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海思生产的麒麟980芯片,已经能够pk行业老大高通的骁龙855,从万年被骂的垃圾到跻身世界一流芯片行列。



海思最终做到了任正非的期许:一定要站起来,减少对美国的依赖。

搭载了麒麟芯片的华为手机简直是所向披靡,荣耀系列攻城拔寨,Mate系列战无不胜。

2018年,华为手机全年销量2.08亿部,中国第一品牌,并且在第二季度全面赶超苹果,2018年华为通讯设备占有率世界第一,并且在5G领域独步天下。

任正非吹过两个牛皮,1994年,他说要在通讯行业做到世界第一,大家都不信。2010年,他又说要把手机做到全球第一,大家还是不信。

只不过,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他用了20几年的时候,把自己吹过的牛,一个个实现了。

大家都知道,我们中国人在苹果手机售发的时候,里三层外三层地彻夜排队抢购,甚至人家还要限量、限价。

不好意思,风水轮流转,我们的华为在国外也让人家老外排队来抢购。

人家苹果在中国卖给我们最少要贵1000,我们华为在国外卖给人家也最少贵1000。

什么叫国货之光?这就是。

什么是中国人的骄傲?这就是。

华为就像一座灯塔,在黑暗中照亮了很多很多人。

03、华为的前赴后继

之前,任正非半夜排队打出租车的照片刷爆了网络。



很多人都说催泪,感慨不已。

但真正让我催泪的不是华为,而是我们中国另外一家公司中兴的:



76岁的老人,身体不太好,本来是已经退休在家颐养天年,可是因为美国的制裁,而自己还得依靠美国技术,不得不紧急飞往美国。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多么沉痛的道理?

如果华为像中兴一样没有自己的芯片,中兴的今天就是华为的明天。

2018年制裁完中兴,2019年终于腾出手来封杀华为,2019年5月16日美国把华为列入封杀名单,舆论一片哗然。

之前一次明着暗着打压,那个时候的华为已经想到了今天的一切。

只是华为没有想到之前都是暗搓搓的,今天竟然直接用行政命令,用一个国家的力量要压制一个企业。

美国真正害怕的是中国高科技力量的崛起。

在被美国封杀后,华为海思的女掌门何庭波在凌晨两点发布了一封备胎转正的内部信:

如果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都不能用怎么办?为了这个以为永远不会发生的假设,数千海思儿女,走上了科技史上最为悲壮的长征。

数千个日夜中,我们星夜兼程,艰苦前行,我们无数次失败过,困惑过,但是从来没有放弃过。

今天,是历史的选择,所有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

何庭波用了一个词,叫悲壮,而我看到这两个字,眼泪就掉了下来。

什么叫悲壮?

华为麒麟芯片开发部的部长王劲,突发昏迷,不幸去世,年仅42岁。

不仅是王劲,2006年,25岁的胡新宇猝死。2016年41岁的华为员工魏延政癌症去世。2017年36岁的华为员工齐智勇过劳死。

什么叫悲壮?

华为仅三成员工可以在零点前入睡,22%的员工体脂率超标。

很多员工血糖、血压,精神状况都有问题,身体严重透支。

而任正非自己两次癌症动过手术,身体也非常不好。

华为的悲壮,华为的成就,华为的荣耀,都是一代又一代的华为人前仆后继,靠着血与泪堆出来的。

发达国家领先了我们200年的科技技术,我们用60年时间要赶上,不然落后就要挨打,我们除了努力和艰苦卓绝的奋斗,还能怎么办?

在知乎上有人问,当下部分民众对华为的追捧理智吗?发问者企图听到华为的一些黑点。

可是回答区却是一片反击。

最高赞的答案是这样:除了华为,你看看我国的其他企业,能拿出来打的有多少?

我害怕的不是民众追捧华为,而是值得我们追捧的只有这么一个;

我害怕的不是美国封杀华为,而是能让他引起重视的企业只有这么一家。

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

即使美国不向华为出售芯片,华为也没问题,因为我们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

今天据路透社的消息,谷歌已经终止了和华为的部分合作,麻省理工大学、牛津大学等等,纷纷终止和华为的合作,接下来还有更多的重磅美国公司和高校来封杀华为。

任正非说的风淡云轻,但我仍然隐隐约约替他担心,以一个公司对抗超级大国,牺牲是超级惨烈的,希望这一场战役他能够抗住。

现在,我们的祖国,我们的企业,正在惊涛骇浪中负重前行,只是希望我们的青年都能够像20年那一群勇敢站出来发声的大学生一样,把力量拧成一股绳。

正如鲁迅先生的那一句话: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像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忽然想起147年前,那时祖国危难,科技远远落后于别的国家,我们派出了第一批幼童,去学习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

前面等待他们的是生死未卜,前路迷茫。

出发前,就在那一个渡口,那一群少年,他们早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望着茫茫的大海起誓: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